华新的凤凰网博客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lifemeaning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平凡的人(系列五)

2017-06-08 07:43:42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128 次 | 评论 0 条

卖菜婆婆

2016-02-29

每天上午七点左右,八旬的陈婆婆拖着一个四轮平板车,在菜市场门口售卖青菜。

陈婆婆售卖的,都是自己种植的,有红菜苔、白菜苔、青椒、莴苣、大白菜、包菜,还有大蒜、小葱、芫荽等配菜。因为当天采摘、新嫩欲滴,陈婆婆的菜很受欢迎,上午十点不到就售卖一空。

陈婆婆的菜地位于大都市高压线铁塔旁。因为有大铁塔,建房不行,修路也不便,一生与泥土打交道的陈婆婆不忍让地荒芜,将它开垦出来,就有了半亩菜地模样。

开荒种菜,不是那么容易。铁塔旁充斥着建筑垃圾,陈婆婆用锄头将垃圾一点一点找平。然后带着铁锹挑着篼箕,在几百米外一篼箕一篼箕取回泥土,覆盖在建筑垃圾上。第一年泥土肥力有限,种出的青菜形态单薄。历经三五年不断施肥后,才慢慢种出有模有样的青菜来。

早些年,陈婆婆在湖边种菜,好不容易将菜地整出个模样来。城管部门加强湖泊管理,开辟出市民健身的步道,陈婆婆的菜地就没有了。陈婆婆心态良好,“湖边不能种菜了,总有能种菜的地方。”

目不识丁的陈婆婆一辈子没有固定工作,没有成家没有孩子,社区为她办理了低保手续,每个月有八百元左右生活补贴。闲不住的陈婆婆不想成为负担,通过种菜卖菜,一个月下来能挣个1500元左右。她自己的花销很少,挣来的钱多数捐给了在菜场附近乞讨的残疾人。

定格在二十岁的表哥

2016-03-01

方全(化名)是我的表哥,二十岁那年(1977年)暑期遭遇车祸去世。如果没有车祸,那年年底表哥原准备成婚做大人的。

方全是大姑妈的大儿子,手下有四个弟弟一个妹妹。方全打小懂事,体谅父母的艰辛与不易,初中毕业后放弃升入高中学习机会,回到生产队里挣工分。

方全知书达理,对乡里乡亲尊敬有加。方全吃苦耐劳、勤学苦练,耕田耙地、播种插秧、除草施肥、车水抗旱、割稻收麦、脱粒归仓,他一学就会,成为田地里的行家里手。生产队买回第一台拖拉机后,方全被老乡们推荐学习驾驶,成了队里拖拉机手。

风吹雨淋、烈日暴晒,阻挡不了方全个头成长。十八岁时,方全个子蹭到了一米七五,还有那标准国字脸和纯真笑容,方全成了邻近几个生产队姑娘们心仪的对象。

有一位黄姓姑娘,是方全小学初中同学,对方全知根知底,对他的为人和孝顺敬佩有加。一来二往,黄姑娘和方全自由恋爱上了。黄姑娘家境远好于方全家,对方父母看重未来女婿为人,同意姑娘自己的选择,这在当时农村并不多见。

那些年,给舅舅家拜年的事都是方全在做。在公社供销社买上两瓶散酒和一斤京果,一分为二后方全来到两个舅舅家拜年。礼品虽薄,但方全左一句舅舅、右一句舅妈,喊得舅舅舅妈心里像吃了蜜般甜润。

方全是我同辈中最年长的哥哥,听说他年底准备结婚办喜事,心里老高兴了!方全哥结婚,我就可以帮忙扛彩旗、领红包了!那时农村迎亲队伍中,有手捧毛主席画像的,有扛着五颜六色彩旗的,有挑着爆米花的,有敲锣打鼓吹着铜号的。捧像扛旗的,都是男方家的亲戚小孩。看着左邻右舍家的迎亲队伍,小时的我一直梦想有一天也能扛上彩旗也能领到五毛钱的红包。

方全哥出事是在七月底,农村正忙乎抢收早稻抢插晚稻的“双抢”季节。坐在拖拉机前轮护壳上的他正带教一名新手,新手遇到牛车慌了神,情急之下将油门当刹车猛踩并猛打方向盘,方全哥被摔下车后,又遭到后轮碾压......

当地农村风俗,在外去世的人是不能回到自家房屋的。前后三天时间,方全哥被安置在生产队打谷场上搭起的临时棚子内。大姑妈坐在棚子里,三天粒米未进,哭得没有了眼泪。小学生的妹妹跪地不起:哥哥啊,你自己不读高中,坚持要父母送我们弟妹五人读书,你就这么走了,我们哪有心思继续读书啊!

一颗善心撑生命的乡村婆婆

2016-03-01

八十岁的元婆婆命运坎坷,中年时先后失去三个孩子,六十岁时失去了丈夫。

元婆婆生育了五男一女六个孩子。大儿子二十岁那年,都准备年底成家办喜事了,不料在暑期遭遇车祸身亡。儿是娘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啊,元婆婆第一次遭受了撕心裂肺般的疼痛。

疼痛归疼痛,还有五个孩子等着抚养,一家七口人的日子还得过下去。擦拭去眼泪,强打起精神,元婆婆又日复一日忙乎在田头地间、房前屋后。

平静的日子不到十年,元婆婆第四个儿子染上重病,18岁的小伙子就这么离开了人世。三年后,元婆婆的女儿在地里收割小麦时突发心脏病,来不及抢救丢掉了性命,留下三岁、五岁大的两个孩子,元婆婆将两个可怜的外孙接到身边。

不到五十岁,痛失三个成年孩子的元婆婆一夜白发。那时,还有丈夫与她相互搀扶、携手度日。十年后,丈夫罹患肺癌,离元婆婆而去。

在乡村,接连失去孩子失去丈夫的女人,容易招来左邻右舍闲话,什么“克夫”啊,什么“克子”啊。乡亲们对元婆婆只有同情,没有幸灾乐祸,因为元婆婆为人善良、有着一颗菩萨般的心肠:端午前后分到了小麦,做出一屉屉馒头,元婆婆会招来左邻右舍大人小孩一起分享;谁家青黄不接、揭不开锅盖了,元婆婆会将自家最后一升米匀出一半来;村里小孩掉进水塘了,路过的元婆婆顾不上自己不识水性,抓住塘边杂草下水营救......

在元婆婆眼中,自家孩子是骨肉,别家孩子也是心肝,失去的怎么也回不来了,活着的还得继续过日子,虽然这日子平平淡淡,虽然这日子充满了艰难。

詹师旺

2016-03-03

上世纪60-80年代,大年初一一过、正月十五未到,湘鄂交界山区里村民们就开始做米粑。那段日子,詹师旺早出晚归,走东家去西家讨要米粑,后面跟着三五个恶作剧的村童。

詹师旺是村民们对这个女人的称呼,她的男人姓詹,“詹师”似有詹师傅简称的意思,女人小名中有个“旺”字,便有了这个称呼。

詹师旺有些弱智,听年长的村民讲,十来岁时她发高烧烧坏了脑子。年幼时的詹师旺有个娃娃亲,等到成年后,娃娃亲一表人才、英俊潇洒,还做了生产队的会计,自然是看不上弱智的詹师旺了。

好在乡村的闺女不愁嫁,经人做媒,十八岁时詹师旺嫁给了瘸着双腿、大她十五岁的詹师。

瘸腿的詹师做不了农活,弱智的詹师旺做不来农活。总得吃总得活命不是,詹师旺的活命办法就是外出乞讨。

别人乞讨是一年四季,詹师旺乞讨是集中时日——每年正月十五前后一个月左右。别人乞讨是要米要饭、要面粉要馒头,詹师旺乞讨只认准米粑。

山区里的米粑,成年人手掌心那般大、手指那般厚。将早中晚谷米加水浸泡一天左右时间,用石磨碾磨成浆,布袋滤水后,做成一个个小圆粑,放置在蒸笼里,大火半个小时后,米粑就蒸熟了。蒸熟后的米粑在篾器上摊凉摊干,就可以收藏起来。

米粑是村民们的应急粮食,四月份播种早稻,七月底抢收早稻、抢插晚稻时,村民们难有宽裕时间准备一日三餐,米粑就派上了用场:放在锅里一蒸,或水里一煮,米粑就熟了。

外出乞讨,詹师旺背着个布袋,穿着件破棉袄。来到村民房前,看见走向屋外的大人,詹师旺双手掌心向上,脸无表情,含含糊糊吐出两个字“粑粑”。大人便返回屋内,找出三五个米粑,放进詹师旺的布袋内。走了一家又一家,二三十户人家下来,詹师旺布袋里就攒下了近百个米粑。

天色渐渐黯淡下来,詹师旺该回家赶路了。

一个月左右时间,詹师旺能乞讨到近三千个米粑,这便是她一家全年的口粮。春季吃米粑,夏季吃米粑,秋季冬季还是吃米粑。

二十四岁那年,詹师旺挺着个肚子外出乞讨,回家路上将孩子生在了苎麻地边。附近村民听到新生儿叫声,将詹师旺母子俩护送回家。

詹师旺的儿子一天天吃着米粑,一天天长大,上了小学读初中,初中毕业后被照顾到一家国营煤矿,做了一名矿工,几年后在矿上娶了媳妇成了家。

快五十岁年纪,詹师旺继续着她的米粑乞讨。有村民笑着问她:詹师旺,你儿子怎么不把你接到矿上去享福啊?詹师旺仍是那件露出棉花的破袄,仍是那副木纳表情,模模糊糊吐出几个字:粑粑,儿子吃。

可怜天下父母心啊!

身背三棒鼓的女人

2016-03-03

上世纪六十、七十年代,每年五、六月那个青黄不接的季节,山村里就会出现身背三棒鼓的女人,靠表演三棒鼓换取一口饭吃。

有的是两三个女人结伴,有的是三两个女人还带着一两个孩子,她们几乎都来自天门、沔阳(现改名仙桃)。

遇到大门敞开、家里有老人的人家,她们便在门外抛耍起来。若是三个女人的话,一人表演三根棒子抛接,一人敲锣击鼓伴奏,一人口中念念有词演唱。若只有两个女人,一人抛接棒子,一人敲锣击鼓,两人中或一人兼唱,或两人合唱。

用来抛接表演的棒子形似擀面杖,长约30厘米。演唱的曲目多是《四下河南》、《荞麦馍赶寿》、《狸猫换太子》、《秦香莲》、《董永卖身》、《穆桂英休夫》等楚剧代表作中的片段。

有艺高人胆大者,将三根木棒换成三把尖刀,刀尖上缠着小布团,布团上淋上少许柴油后点着,三把带着火把的尖刀在女人上抛下接中飞舞,让围观的孩子们大饱眼福。

一次表演大约持续一刻钟时间。表演结束,屋里的老人会将筲箕里的米饭为她们每人盛上一小碗。如果没有现成的米饭,老人会找来葫芦瓢,给她们送上半葫芦瓢大米。

趁着女人、孩子们吃饭的当儿,慈祥的老人免不了向女人们打听外出原因,女人们便一五一十大倒苦水:家里淹水遭灾了,男人们得排水抗涝,仅有的一点口粮填不饱全家肚子,女人们便三三两两结伴,有的还带上孩子外出谋口饭吃。等水退去,庄稼有收成了,女人和孩子们再回家去,那时就能有饭吃了。

查阅了一下资料:“沙湖沔阳州,十年九不收。要是一年丰了收,狗子都不吃锅巴粥”,“身背三棒鼓,流浪到四方,鼓儿咚咚,锣儿哐哐,含着眼泪去卖唱,好不叫人痛断肠。”《沔阳州志——地埋》记载,天沔一带因“土瘠民穷”、“十年九水”被称为“泽国”。自乾隆三十年间到同治九年的一百零四年间,天沔共发生水灾五十四次,“水势横溢数百里,人畜淹死无数,老弱转移,十室九空”。因此,穷苦的人们只好身背三棒鼓,流落他乡,穿林过市,沿门乞讨唱花鼓。许多人从湖北到中国西南部、印度、伊朗、中欧、西欧等地。也有些人经广东到菲律宾及其它东南亚国家,人们称他们为"中国的吉卜赛人"。

天沔民间说:“打工喊号子,下田打锣鼓,上山唱山歌,逃荒也有三棒鼓。”

天门、沔阳人的乐观与闯劲可见一斑。

脚行千里的弹棉人

2016-03-03

将棉花弹压成棉絮,现在多是机器生产。最不济,也是脚踏式半机械化操作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前,中国老百姓家的棉絮几乎全靠手工弹压。弹棉人多来自江浙一带,凭着一双脚板,挑着沉重的木器,年初从江浙老家出发,脚行数千公里,为国人弹压出一床床保温的棉絮。

手工弹棉的木器有四件:弹棉弓,弹棉锤,碾压磨,过线枪。

弹棉弓有四五十斤重,弓径近乎成年人身高,弓身由粗厚结实的木料制成,弓身有可以套在弹棉人肩膀上的绳索,弓弦是云南米线般粗的牛筋。

弹棉锤有似一个失去了螺纹的大木头螺丝,有两三斤重。碾压磨像石磨般大小,上面有一个把手,便于弹棉人掌控。过线枪是一个长约一米五的弯曲木条,头端附有金属小孔便于棉线穿过。

脚行千里的弹棉人都是男性,多两人结伴外出、合力弹棉。遇到有需求的东家,弹棉人卸下木器,与东家谈好工钱。那时,三四斤重一床棉絮工钱是2元钱,四斤以上八斤以下一床棉絮工钱是3元钱。

工钱谈妥,弹棉人便开工了。卸下东家的两扇大门,放置在两个长条凳上,门板上铺上东家的一条床单,操作平台就搭建好了。

弹棉絮的第一步是弹花。棉花放在操作平台上,弹面人肩背弹棉弓,左手抓握弓背,将弓弦的中间部分深入到棉花中。右手握住弹棉锤,有节奏地敲击弓弦的边缘。随着“锵锵,锵锵,锵锵,锵锵”声音,棉花被弓弦带起,一点点蓬松起来。

弹花过程历时约三四个小时,很消耗体力,往往得两个人轮换着进行。

第二步是压花。将蓬松起来的棉花按棉絮长度宽度调节,保持厚度均匀。弹棉人拿来碾压磨,从点到线、从线到面均匀碾压,蓬松的棉花渐渐有了棉絮的外形。

第三步是走线。东家提供棉袜两双(供销社里购买),弹棉人找到棉袜线头,将线头穿过过线枪圆孔。弹棉人来回挥动过线枪,棉袜松解开来的棉线齐刷刷出现在碾压后的棉花上。走线,弹棉人会沿着棉絮对角线方向均匀移动,走完了一条对角线走下一条对角线。走完了上面的棉线,翻过面来走下面的棉线。当棉花全部被棉线网格化包裹后,弹棉人用碾压磨再次细细碾压。这时,棉线与棉花粘合在一起,一床棉絮也就完工了。

弹棉絮的江浙人,走到哪里便歇息在哪里。有活儿忙乎时,可能歇息在东家某间空房。行走在路途上时,只能就便在哪位村民家屋檐下。

吃苦耐劳、敢于闯荡的江浙人,随着改革开放政策出台,将江浙地区打造成中国最有经济活力地区之一,便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。

村医海清

2016-03-04

海清做了近三十年村医后,经过考试,成为了镇卫生院一名正规医生。

高中毕业后,海清被推荐到大队医务室跟着老赤脚医生学习。那时赤脚医生身兼几职:既要当医生诊断病情,又要当药师管药配药,还要当护士打针喂药。赤脚医生是西医,要了解内外妇儿常见病多发病的病症与诊断,赤脚医生还是中医,要掌握火罐、刮痧、针灸等治疗方法。赤脚医生担子沉重,维系着大队上千号村民的性命与健康。

海清热爱赤脚医生这份职业,对医护工作、中医中药也有天赋。经过师傅两年带教、县人民医院半年脱产学习后,海清开始独当一面开展诊疗。

海清脾气温和、态度和蔼,村里男女老少有个三病两痛,都愿意来找他。

海清喜欢钻研、医术渐长。他的清创缝合做得干净利落,几乎没有术后感染;帮产妇接生,村民们放心;拔火罐治疗感冒,不用吃药、效果好;刮痧治疗中暑,半个小时就解决了病症......

不管白天黑夜,村民有个不舒服,海清随叫随到。有村童眼皮里进了沙子,被家长牵着来找海清,海清放下刚刚端起的饭碗,肥皂洗净双手后,左手拨开村童眼皮,右手食指在眼球上轻轻蘸一下,沙子就出来了,解除痛苦后的村童立马活蹦乱跳跑去玩了。

受海清影响,他女儿喜欢上了医生这个职业。高考那年,女儿被杭州医学院录取。杭州医学院并入新的浙江大学后,女儿成为了浙江大学医学院硕士生、博士生。博士毕业后,女儿留在了浙江大学附属医院工作。

海清父女俩穿上白大褂,一个为乡亲们拿脉诊断,一个为西子湖畔群众健康保驾护航,成为村民们饭后一段美谈。

捡拾地皮菜的刘婆婆

2016-03-04

每年三、四月份,春雨间或造访湘鄂交界山区。几场雨水下来,刘婆婆就会戴着斗笠、披着蓑衣,挽着竹篮到水库大坝草坡上去捡拾地皮菜。

地皮菜形似小小的黑木耳,喜欢生长在腐烂的牛粪堆附近,或枯烂的杂草上。运气好的时候,半天时间刘婆婆能捡拾到满满一竹篮子菜。

捡拾回来的地皮菜,每片上面都沾有或枯草或粪粒或泥土。刘婆婆一片片取来,一片片剔除附着物,花费的时间是草坡上捡拾时间的两倍。剔除完附着物后,带上筲箕,蹲坐在水塘边石板上,将地皮菜清洗干净。

清洗干净后的地皮菜,可以凉拌着吃,可以炒着吃。一时吃不了的,刘婆婆将它们晒干了、收藏起来。

三年困难时期,村子里壮年劳动力一天才二两粮食,老人、小孩减半发放。地里的野菜挖光了,路边的树皮剥光了,村民们肚子还是咕咕叫着,大腿一个劲浮肿。刘婆婆收藏起来的十来斤干地皮菜成了救星,她取下挂在房梁上的竹篮子,让孙儿将地皮菜送给左邻右舍十几户人家。

那年秋天,十几户村民靠着地皮菜帮衬,挺过了最艰难的日子,幸运地活了下来。采摘、清洗、收藏地皮菜的刘婆婆,自己却饿死了。她没有给自家留下一片地皮菜,还将自己的一点粮食配额留给了孙儿。

上世纪末,一场春雨过后,我在东湖边一块草地上居然发现了地皮菜!时隔近四十年再次见到它,脑海中立马闪现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刘婆婆。

回到家中,打开电脑,360导航搜索“地皮菜”:地皮菜又名地耳、地衣、地木耳、地皮菌、雷公菌、地软儿、地瓜皮等,是真菌和藻类结合体。地皮菜平常少见,但在大雨过后经常出现在不受污染的山地草原上。因此国外称其为“fallen star”,误以为是天上所降。

回报当年借宿情

2016-03-07

伍小二医生家,成了高岭村老乡们的省城接待办。

村民卫嘉的儿子被拖拉机挂到,送往县人民医院抢救,救回一条命后,鼻子、嘴角留下豁口,卫嘉带着儿子来省城为儿子做整形手术。刚上完夜班的伍医生,脱下工作服就带着卫嘉父子俩,前往整形专科医院。查看专家、帮忙挂号、预约门诊手术后,伍医生就近找到一间出租屋,帮忙买来铺盖,安顿好父子俩。

村民雷英的外孙开水烫伤,被紧急送往省城。病人还在路上,伍医生就帮忙联系好了医院和病床。

村民雷法的儿子从部队转业到省城工作,伍医生拜托同事们帮忙,为这位转业军人牵线搭桥,找到合适伴侣......

类似的事,伍医生尽心竭力为高岭村老乡们张罗着、忙碌着。伍医生谨记爷爷去世前叮嘱:高岭村的乡亲们有恩于我们,今后有能力时别忘了报答乡亲们。

七十年前,伍医生的爷爷肩挑一副旧箩筐,奶奶手牵两个半大孩子(伍医生的伯父、父亲),从湖南洞庭湖畔的老家外出逃荒。途经鄂南山区的高岭村时,村民孙克仁看着可怜的一家子,将自家柴房借让出来。

有了落脚之地,伍医生的爷爷奶奶开始帮人打短工:耕田耙地、插秧割麦、小灶酿酒。渐渐地,伍医生的爷爷奶奶开始融入到高岭村贫瘠的生活中。

伍医生土生土长在高岭村,和同龄小伙伴一样,那里有童年的欢笑,有吃不饱饭的记忆,有帮忙解馋的桑葚、野草莓,有安抚肠胃的藕带、莲蓬、草根。

伍医生父母自觉响应“再穷不穷教育”口号,再苦再难也坚持送三个孩子上学,三个孩子得以完成高中教育。伍医生考上了医学院,成为村子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,毕业后成为省城医院一名医生。

“能够为乡亲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,是应该的。当年没有乡亲们借宿,我爷爷奶奶可能还要继续漂泊。高岭村的山山水水养育了我的爷辈父辈还有我。”伍医生双手握着乡亲的手说。

情系家乡的任老师

2016-03-10

1981年秋天,县四中有了桩新鲜事:任新放弃好好的山东某高校讲师岗位,来到该中学做老师。

一段时间后,四中老师渐渐理解任老师的举动:回到家乡,为家乡教育做点事情。

任新的父亲曾是家乡的地主。新中国成立前半年,父母带着两岁大的他逃离家乡,几经辗转后在山东济南落下脚来。十七岁时任新考上了省城大学,毕业后留校成为了一名大学老师。

1980年暑期,弥留之际的父亲握着任新的手,断断续续吐出五个字“我想回老家”便咽气了。

处理完父亲后事,利用教学假期,任老师带着妻女第一次来到父亲所说的“老家”——赤壁羊楼洞附近的一个山村。父辈修建的青砖黛瓦房依在,依山傍水、明五暗十,只是换了主人,里面住着五户村民。征得村民们同意后,任新将父亲的骨灰撒在了村里一棵百年银杏树下。

在老家中学(县四中),任老师拜会了校长,表达了想回老家从事教学的诚意与想法。“你和妻子,一个中文、一个数学,两个文革前本科生来教高中,我们是求之不得啊”老校长欣喜不已、热情回应。

返回济南后,任新和妻子正式向系领导提交了调动申请。得知堂堂的大学讲师,即将晋升副教授的任新要调动到一所乡镇中学,系领导觉得不可思议。熬不过任新那份拧劲,系领导、校领导尊重了任新的选择。

如愿以偿回到老家中学了。任老师和妻子面临的第一个考验是方言,任老师和妻子说得来一口普通话,却无法听懂老家方言。没关系的,慢慢学呗,谁让咱是老师啊。三个月左右,任老师俩基本听得懂老家方言,两年后,他和妻子就可以半是普通话半是方言交谈。

任老师俩接受的第二个考验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。以前在省城,拎个篮子就可以买回荤菜和素菜。来到老家中学后,所在乡镇压根就没有菜场。县城倒是有菜场,且不说往返一趟需要时间需要车票,单是工资收入就无法满足卖菜所需。从高校到中学,任老师俩的收入只有原来三分之一左右。看到同校老师都有一块小菜地,任老师俩也动了心思。心动不如行动,向同事借来锄头、铁锹、篼箕,利用周末休息,任老师俩硬是在荒地上开垦出三分菜地来。有了菜园子,一年四季的蔬菜就有了保障。他俩还搭盖起鸡舍,喂养十来只鸡子,一个月能收获百来个鸡蛋,家里伙食也改善了。

任老师俩面对的第三个考验是教学质量。给中学生上课,有别于给大学生讲课。任老师俩虚心向中学老师学习,同时,将大学创新思维教学方法结合起来,让学生在学习中思考,在思考中进步。两年后,县四中的高考录取率居然超过了县一中。

捡拾废品贴补生活的婆婆

2016-03-10

3月10日早上,一位头发花白的婆婆扛着两袋子捡拾来的一次性水瓶、纸盒子等废品,前往回收站换钱。近三年来,废品价格一跌再跌,不及以前的三分之一,很多靠捡拾废品为生的进城农民都改行、转做其它。这位婆婆年龄在七十以上,体能显得微弱。捡拾废品,贴补生活,为这位勤劳的婆婆点个赞!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平凡的人(系列四)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平凡的人(系列六)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华新的凤凰网博客

华新,男,接受过化学、经济学、医学教育,有乡村、城市生活阅历。到过西藏、新疆,蓝天白云是我所向往。 本人博文都是原创,如果转载,请注明作者和出处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