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新的凤凰网博客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lifemeaning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平凡的人(系列四)

2017-06-08 07:42:21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135 次 | 评论 0 条

“活着的感觉真好”

2016-02-03

小刘(化名)是位24岁女青年,从事高危职业8年了。“8年前和我一起的三名女同事,只剩下我一个了;活着的感觉真好、真不容易,哪怕每天遇到不顺心事情,看到不愿意看见的东西,听到轰鸣的噪音,呼吸到刺鼻的空气,那也真真切切表明我还活着;前几次我都侥幸躲过了灾难,下一次很难说还是那么幸运;我想活着!”小刘在日记里对自己倾诉。

小刘是孤儿,一岁大时被一对60岁老人收养。这对老人没有生育,对小刘很好,小刘的童年和少年在无忧无虑中度过。

16岁时小刘初中毕业了,那一年养父养母先后去世,她再次形单影只。

小刘不再上学,找到了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职业。这份职业待遇不错,危险程度很高。小刘的同事,有着和小刘大体相似的经历,都是出身贫苦、无牵无挂。

在这帮同事中,小刘出类拔萃,不仅身体素质过硬,而且头脑灵活,应急处理能力强。

小刘躲过了一次次灾难,出色完成了危险任务,多次受到表彰和鼓励。“桌子里的荣誉证书有一大摞,我看重的还是自己能活着。”“如果可以再次选择,我宁愿选择平平淡淡却能平平安安的生活。做一个小女人,找一个对自己还不错的丈夫,生育一两个健康的小宝宝,一家人在一起过着柴米油盐酱醋茶却不乏温馨时刻的生活。”小刘在日记里写道。

为生计去创业的林富

2016-02-03

林富在珠海经营着一家民营企业。25岁来到珠海创业,林富在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打拼了26年。

林富创业,是奔生计而去。

1988年,林富从重点大学焊接专业毕业,被分配到省城一家锅炉厂。拖着行李来厂区报到那天,林富就感觉到了丝丝凉意。

工厂生产不景气,一年也难接到几分订单。林富和单身宿舍里的十几个大学毕业生,月收入不足100元,还不能按月领取。

这样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,林富煎熬了三年。1991年那个夏天,林富决然向厂里递交了辞职报告,背着铺盖,上了南下火车。

初来珠海,人生地不熟,林富在城郊结合部租了间小门面,挂出了维修电焊机的招牌。凭着对电焊机的熟悉,林富维修起电焊机来既好又快还便宜,口口相传的结果是,林富渐渐积累了些许资金。

有了启动资金,林富转行做起电焊机装配业务,就是将进口零配件装配成可以出售的电焊机整机。

装配业务5年后,林富做起了欧洲某品牌电焊机的中国区域代理。刚来珠海时的蓝领林富,变成了专事电焊机销售与技术服务的白领林富,有了自己的老板间,有了辅助工作的专职秘书,有了上百人的销售团队和技术服务团队。

回想毕业当年在锅炉厂的贫穷日子,林富有感而发:要不是单位太不景气,或许我还下不了辞职决心,我还继续在厂里拿着一份不高不低的工资,过着吃不好、饿不死的生活。

难戒的赌瘾他戒了

2016-02-03

“沉迷于赌场的五年,百万积蓄没了,单位分房没了,还欠下了150多万债务,妻子离了,儿子高中没考上;唯一收获是,明白了‘无赌不假’,指望从庄家那里赢钱是不可能的;若不赶紧车身,只会越陷越深;以后打死我也不会再进赌场。”租住在破旧房屋的荆树感慨地说。

上世纪80年代后期,从铁道学院大学毕业后,荆树被分配到铁道部下属一家勘察设计院工作。

上世纪90年代,全国铁路大建设大发展,铁道勘察设计院活儿多、工作忙,职工的收入也相当可观。工作十来年的荆树,分到了一套三居室福利房,手头还有百万元积蓄。

赌和毒,瞄准的目标人群就是高收入者。一些地下赌场盘踞在荆树所在设计院周围,采取免费提供麻将场所小赌小闹大赌大闹借钱赌博等方式,一步步引诱少数人咬钩上当。

荆树骨子里不是那种喜欢占便宜的人,中学时就喜欢数学的他,总觉得自己的智商可以斗赢庄家。荆树的理解是:在押单押双博弈中,我始终押注一边,第一次投注100,第二次400,第三次1600,第四次6400,第五次25600......如此下去,只要有一次押注成功,自己就是赢家;按照概率论,单双出现几率相同,即使有偶然情况,也很难连续出现六次是单(或双)的情况。

可惜,赌场庄家是不按概率论行事的,不出老千的赌场地球上还没有。于是,才尝到点滴甜头的荆树,就开始告负,且一败再败。

两年时间,荆树输掉了百万积蓄。接着的两年时间,荆树输掉了居家过日子的福利房子。最后一年,荆树办理了十几张信用卡,指望“以卡养卡”,也遭遇失败,背负了150多万高利贷。

荆树月收入虽然不菲,依然不够偿还欠债的利息。债主多次威胁催债,荆树人身安全难以保障。

落难之时,同事们伸出了援手,大伙儿凑钱帮荆树连本带息还清债务。荆树所要做的,是今后逐月偿还同事(零利息)。

此时此刻,荆树彻底醒悟,换了个人似地出现在工作岗位上。他带着忏悔的心、感恩的心,兢兢业业对待每天工作。

“那五年时光,权当一场噩梦。我现在50岁,从头再来还不晚。争取六年时间还完同事们垫付的钱,四年时间攒下一套二手房的钱,退休时能有一个属于自己和儿子的窝。”荆树盘点着后十年人生规划。

开颅如凿石的神经外科专家

2016-02-04

柴奎是省城三甲医院一名神经外科专家,开颅去瘤手术对他是寻常事情。“高中阶段我拜师石匠师傅,学习过凿石,没想到当医生后这手艺派上了用场。”

柴奎出生在大巴山区一个小小村庄。柴奎还在小学念书时,他父亲上山砍柴坠崖身亡。一年后,母亲带着三岁大的弟弟改嫁他乡。柴奎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,靠着家里几亩山地度日为生。

没妈的孩子早当家,柴奎比村庄里其他孩子懂事更早,干的农活更多。高一那年,奶奶去世。到了高二,爷爷也去世了。

柴奎无心读书,从学校回到村庄,拜师本村石匠师傅,干起了开山凿石、出售石磨石磙的活儿。

两年时间,石匠师傅教会了他如何识别石材纹路,如何借力发力,柴奎渐渐成为师傅的好帮手。

高中老师找上门来,苦劝柴奎重返校园。老师说:你是块读书的料,考上大学的话你的人生会由此改变。

柴奎卖掉了爷爷奶奶留下的老房子,怀揣3000块钱,重新回到昔日教室。

1985年,柴奎以21岁的年龄参加高考,被华西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录取。该校是六年制本科教育,等到柴奎大学毕业,已经27岁了。

做住院医师的柴奎,没有亲人、没有老家,一年365天他以院为家,全身心投入到服务病人、钻研技术中。

32岁那年,同事牵线,他与一位护士喜结良缘。40岁时,柴奎晋升副主任医师。45岁的柴奎,进入医院管理层,成为了业务院长。

回首往事,柴奎感恩高中老师,“没有他们,今天的柴奎还在大山里当石匠。”柴奎感恩岳父岳母、妻子女儿,“他们让我重新有了一个温暖的家。”柴奎感恩同事和病人,“他们让我有事业成就感。”

一名初中老师的奋斗

2016-02-05

儿子高考后一周,陈老师在医院病逝。

1987年师范专科学校毕业后,陈老师被分配到家乡学校,讲授高中物理。

陈老师有满肚子物理知识,只是说不来普通话。好在家乡学生都能听懂乡音,也就没感到陈老师欠缺点什么。

娶妻生子后,陈老师一个月不足200元的收入渐渐捉襟见肘、入不敷出。“得想办法换个环境、提高收入才是”,陈老师开始奋斗了。

利用业余时间,陈老师完成了本科学习,拿到了本科文凭。县一中向他伸出了橄榄枝,陈老师成了县一中高中物理老师。

在县一中,老师待遇显然高过家乡学校。陈老师没有满足,报考了师范学院在职研究生,用三年时间顺利拿到了教育学硕士学位。

省城一所初中向他发出邀请,陈老师成为了这所学校重点班的物理老师。

来到省城,陈老师的家乡话就不好使了。陈老师使劲改口,可惜都无法成功。一次家长会上,家长们向学校反映:物理陈老师是个好人,有知识有水平,可惜孩子们很难听懂他的话,影响了孩子们的理解与接受,能不能调换一名老师?

无奈之下,学校只能让陈老师改教普通班。为此,陈老师郁闷了好长时间。

上调到省城学校,陈老师收入又增加了一些。更主要的,儿子可以在省城中学学习。

儿子高中毕业班那年4月,陈老师腹部隐隐作痛。医院一查,肝癌晚期。为了不影响儿子,陈老师和妻子统一口径,告诉儿子“爸爸要下乡支教半年”。

儿子顺利完成了高考,预估分数、填报志愿后,才得知爸爸已经进入弥留状态。

那年8月,儿子拿着211大学录取通知书复印件,来到陈老师墓碑前,连同纸钱一同烧给陈老师,以此告慰陈老师。

鼻咽癌患者金凤

2016-02-06

金凤被诊断为晚期鼻咽癌,家人都瞒着她。金凤一直以为自己只是小毛病,过不了多久就会好起来。

金凤属于乐天派,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愁。金凤性格温和,说话轻言细语、慢条斯理,还带着微微笑容。

金凤的性格与她早期的职业很相匹配。初中毕业后,金凤被幼儿师范学校录取。幼师毕业后,金凤来到她妈妈所在单位,当了一名幼儿教师。

金凤很喜欢幼师这份职业,孩子们也喜欢一脸微笑、和和气气的金老师。

做了6年幼师后,单位撤销幼儿园,金凤被转岗到保卫科,做了一名门房工作人员。

门房工作,包括车辆进出、人员登记、信件收发、报刊分发、安全巡查等,实行三班四运转。金凤认真负责、态度和蔼,从未发生过一次口角,也未出现过任何差错。

转岗后的金凤,身份从专业技术人员调整为一般工勤人员,工资下降了,还失去了职称晋升机会。对此,金凤仍然是一副乐呵呵的态度:“做什么都是做,什么岗位都需要人去做。钱多钱少无所谓,够过日子就很不错了。”

42岁那年,金凤开始鼻子流血,经常血流难止。无奈之下,金凤请假住院。离开单位前,金凤对帮忙顶班的同事说:不好意思,让你们受累了。过不了几天,我就回来,那样你们就不用太辛苦了。

女儿终于看到了狮子

2016-02-09

大年初一,陈先生和妻子商量后,下定决心关门一天,带上8岁大女儿去动物园奢侈一把。

动物园一天中,一家三口花费了59.6元:来回公交车票9.6元,门票30元,一张合影10元,为女儿买了一个牛角头箍10元。“这是十年来第一次歇业,也是第一次外出奢侈。女儿终于看见了狮子、老虎、大象,她好开心的!”陈先生说。

十年前,湖南农村的小伙子陈先生与河南农村的妹子小张(化名),在深圳同一家工厂打工。相同的经历,让他们渐渐走在一起,从打工恋人变成了打工夫妻。

成婚后,陈先生两口子开始自谋生计。他们选择了湖南、河南中间的湖北武汉,作为谋生的地方。租下一个十平米左右门面,办起了小小副食店。

副食店一天营业16小时,从早6点直到晚10点。关上门,店面便是休息间。

由于营业时间长,商品质量可靠、出售价格公道,两口子态度和蔼,小小副食店在周围居民中慢慢有了口碑。

陈先生按月向湖南老家、河南老家汇寄生活费,那里有他和妻子的双亲。攒下一点钱,留作装修门面、扩大经营品种所用。

十年中,他们没能回过老家过年,“能够省下一点算一点。最大的愿望,是能够攒下钱来,在武汉买个小二手房,那样,女儿上学就不用再挤在店面里了。”陈先生说。

学徒出身的造纸厂厂长

2016-02-14

万敏退休二十来年,被江苏一家造纸厂聘为技术顾问。

退休前,万敏是上海某造纸厂厂长,精通选料、蒸煮、洗涤、漂白、抄纸、涂布、干燥、裁切等工艺流程,熟悉质量管理、成本控制,是业内公认的质量管理行家、成本控制专家。

16岁时那年,初中毕业的万敏进了造纸厂当学徒。学徒前三年,干的都是背运原料、肩扛产品等力气活儿。一些受不了苦的学徒渐渐离开了造纸厂,万敏咬牙坚持下来。

万敏能吃苦,也够留心。相同劳动强度下如何提高搬运效率,万敏边干边琢磨边实践,摸索出一套多快好的搬运方法,老板高兴,学徒们也开心。

三年搬运结束,万敏被安排到生产线上学习。他尊重师傅、肯动脑筋,师傅们也愿意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他。

三年线上学习结束,万敏能够独当一面,成了一名熟练的造纸工人。

万敏不满足于只是一名熟练操作工,他知其然,更想知其所以然。业余时间,他到厂里图书室、市里图书馆,借来造纸工艺和造纸管理书籍。

有实践经历,有书本知识,万敏看待身边的厂房、设备、同事,便有了不一样的视野。四十多岁,万敏成了车间主任。五十刚过,万敏被推选为厂长。

成为管理者后,万敏有更多机会了解国内外造纸行业新技术、新工艺、新管理。他善于比较,看得到他人的长处,也发现得了别人的短板。将他人的长处借鉴过来,将别人的不足引以为戒,万敏所在造纸厂一跃成为华东地区的佼佼者。

中专生成了首席隧道专家

2016-02-15

1984年高考,志超发挥不尽人意,被录取到一所部属中专的土木工程专业学习。

两年学习结束,志超被分配到部属勘察设计院工作。面对本科生、研究生扎堆的同事,中专学历的志超起初只能干些跑跑腿、出体力的活儿。

高中同学热衷于三天一小聚时,志超报考了成人大专。中专同学沉溺于一月一大聚时,志超正参加成人本科学习。35岁时,志超取得了在职硕士学位。

学历学位提升了,志超的视野也宽广了。他预感到城市发展将迎来地铁时代,便专注于隧道知识积累。

2000年伊始,勘察设计院开始中标城市隧道工程,志超的知识积累排上了大用场。他边干边学,越干越精。昔日中专同学还在攀爬副高职称时,志超成了单位唯一的隧道工程教授级高工。一同分配到勘察设计院的本科生、研究生同事,还在为晋升正高职称而考英语考外语忙论文时,志超已经被单位聘为首席隧道专家。

作为首席隧道专家,志超旗下有着50多名专业技术人员。这些技术人员多来自国内一流大学的土木工程专业,半数以上拥有博士、硕士学历。起点中专的志超统领着一批一流大学的博士、硕士,出色完成一个个地铁工程、隧道工程设计,成为业内一段佳话。

不自卑、不气馁,沉下心来,专注于一项工作,20年左右时间便可以成为一名行家里手,志超的工作经历鼓舞着高考失意者。

离不开双拐的卢姐

2016-02-16

卢姐今年45岁,16平米的小房既是她的副食小店,也是她一家三口的住所。

三岁左右时,卢姐患上了小儿麻痹症。长大后,卢姐知道这种病的医学名称叫“脊髓灰质炎”,是脊髓灰质炎病毒引起的一种传染病,现在的孩子们通过口服“糖丸”(脊髓灰质炎疫苗)、几乎没有感染脊髓灰质炎病毒的了。

3-7岁,卢姐在歪歪扭扭、磕磕碰碰中成长。7岁时,卢姐该上小学了,爸妈为她定制了一双木拐,从此双拐成了卢姐的双腿。

在学校,老师和同学挺照顾卢姐,卢姐艰难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。学习期间,卢姐成绩挺好的,还写得一笔好字。

初中毕业那年,卢姐的爸爸得病去世。卢姐放弃继续升入高中学习的念头,成为街办企业一名工人。

腿脚不利索,卢姐的双手却很麻利。在工厂,卢姐干活既快又好,师傅和同事很喜欢她。

在街办工厂干了13年后,随着这家工厂的倒闭,卢姐失业,回到家中。

失业后的卢姐已是29岁大姑娘,姨妈牵线,帮卢姐介绍了一位近郊的大龄男青年。对方不在意卢姐的残疾,卢姐不在乎对方的农村户口,两人便结合在一起。

卢姐用积攒下来的6万多元钱,买了间一楼的旧房,她和老公有了属于自己的窝。

老公有的是力气,在城里很快找到了一份工作。卢姐不想做吃闲饭,和老公商量后,利用住所开起了小小副食店。

小小副食店早上7点开张,晚上11点歇业。孩子们喜欢的小零食,路人需要的饮料香烟,居民给手机充值的电话卡等,副食店都能满足。一个月下来,副食店能有五、六千元的营业额,千元左右的纯利润。

婚后第二年,卢姐有了自己的孩子,一位漂亮的小千金。照管孩子、看管店子,卢姐越发忙乎,心里也更有盼头了。

脑瘫的站站

2016-02-17

站站坐在轮椅上,耷拉着脑袋,斜着双眼望着路人,吃力发出“伊——,伊——”声音,看上去只有十八、二十岁。

其实,站站已经四十岁了。

站站出生时,因为缺氧导致脑部损害,落下了脑瘫毛病。爷爷奶奶给他取名“站站”,是希望有那么一天这位苦命孩子能够站立起来。

然而,直到现在站站依然无法自主站立,甚至连中规中矩坐着都无法做到。因为脑瘫,站站共济失调、肌肉乏力,身体不由自主左晃右动。

十岁前,爸妈、爷爷奶奶带着站站遍地寻医,看了西医看中西,连民间偏方都试过。

十岁后的站站,彻底被放弃了治疗。

天气晴好时,站站会借助轮椅,在社区内逗留,偶尔也会到附近马路上转悠。

站站最喜欢逗留的地方,是社区麻将室。那里,爹爹婆婆们打着小麻将、喝着大口茶,说着东家长、侃着西家事。站站从这里了解到不少新奇。

站站认人能力强,见过一面的他都会记住,下次见着时会“伊——,伊——”打招呼。站站对麻将无师自通,即使是复杂的红中赖子杠打法,站站也清晰自如。偶有爹爹婆婆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胡牌时,一旁的站站便“伊——,伊——”干着急。

为了减少家人麻烦,站站尽量少吃少喝,控制内急次数。肚子咕咕开叫时,站站便手转着轮椅,到社区到附近马路上找人伸手。讨得钱来,站站就可以在副食店换回饼干面包充饥。

社区和附近居民都知道站站,遇到站站伸手,多数人都愿意给上3、5块钱,“这也是一条命啊,活得不容易的”。

照管弱智儿子的彭婆婆

2016-02-18

彭婆婆(化名)今年八十有一,照管着五十八岁的弱智儿子。

二十年前,彭婆婆的丈夫心梗去世。十年前,小儿子车祸去世。没有了丈夫、没有了小儿子,彭婆婆只能独自支撑家庭。

弱智儿子是彭婆婆的大儿子,几十岁的人只有三岁孩子的智力。大儿子智力虽弱,但饭量不小,也有力气,十年前还能勉强帮家里干点耕地耙地活儿。

大儿子耕地耙地是有条件的,一是一天得有一包烟,二是彭婆婆得在地边盯着,否则干不了半小时活儿,他就扔下犁耙、撇下耕牛,撒开双腿玩他的去。

后来,大儿子连耕地耙地的活儿也不干了。家里的三亩棉花地还得种啊,母子俩还指望着它活命呢。无奈之下,彭婆婆通过换工方式,找村里壮劳动力帮忙耕耙。

换工,是村子里缺乏壮劳动力人家的活命方法,别人帮彭婆婆耕地耙地了,彭婆婆就去帮别人播撒棉花种子、为棉花除草、挂着布袋采摘棉桃。

一些好心的乡亲们执意不要彭婆婆换工,愿意无偿帮忙耕耙。但彭婆婆谢绝了乡亲们的好意,“大家都不容易。只要我还能动,我就不想欠下这份人情。人情多了,怕下辈子也难还清。”彭婆婆说。

侍弄棉花地,忙乎菜园子,养着鸡和猪,做着三餐饭,彭婆婆像个陀螺般转来转去。

懵懵懂懂的大儿子,似乎想减轻老母亲负担,状态好的时候会在村子附近捡拾些废弃的塑料瓶子和纸盒子,攒下后卖点小钱。有那么两次,捡着捡着,大儿子人就不见了。彭婆婆求助乡亲们帮忙寻找,居然在两百公里外的邻县县城大街上把他给找到了。

望着半个月没有洗脸换衣的大儿子,彭婆婆哭笑不得、打骂不得,长叹一声:我的傻儿子啊!

仓库保管老孙

2016-02-19

七十五岁的老孙中风了,右手和右腿不听使唤,嘴角时不时流出点涎水来。天气晴好时,老孙会慢慢挪步出屋,坐在在屋前那把有着几十年历史的木椅上,用左手帮老伴剥个豌豆壳之类。

青壮年时,老孙可是虎背熊腰、打得死老虎的身体。老孙言语不多,做起事来认认真真,把公家的事情看得比自个命还重。1971年开始,三十岁的他被推荐做了生产队的仓库保管,这一做就做到了分田到户联产承包责任制的1984年。

生产队仓库只有一个大通间,一百五十平米左右,青砖黛瓦,是队里当时最好的建筑。

仓库里存放的东西有两类。一类是集体农具:三台水车,两部风车,十把木犁,十把木耙,还有木锨、铁锹、篼箕若干。一类是作物种子:早稻、中稻、晚稻、糯稻、小麦,油菜籽、芝麻、黄豆、绿豆、豌豆等。

老孙心肝宝贝似地爱护着队里的农具。用过的农具,他会一一擦拭干净、架空放好。农闲的冬季,趁着明媚阳光,他将农具一一请出,放置在仓库前的空地上,该修补的修补,该填塞的填塞。晒好后,刷上桐油,晾干,重新放回仓库。

老孙慎之又慎保管着队里的种子,“那可是队里上百号人活命的希望啊!”天晴时,他将种子一一搬出来晾晒。暴雨天,哪怕是半夜三更,他也会披上蓑衣,打开仓库、爬上梯子,将通气窗关好。什么时候该浸泡稻种,什么时候该播撒麦种,什么时候该种植油菜,没有人比他更熟悉的。

那个缺衣少食的年月,近水楼台先得月、仓库保管家不饿饭的现象并不稀罕。老孙做着保管,他家的土灶台上不比别人家多一滴油星,他家米坛子空着的时候不比别人家少。

乡亲们打心眼佩服老孙的为人,“这样的红管家,我们信得过!”

差点跨进大学门的农民

2016-02-22

全元两次参加高考,两次都超过了大学录取分数线,两次都落榜了。

1977、1978那两年,高考考生需要完成一张政审表。表中有一栏,是考生所在生产大队或所在街道对考生政治表现意见。

全元赶上的正是那两年高考,全元无法通过的都是那张政审表。解放初期,全元的父亲顶撞过土改工作队,被归为五类分子(地富反坏右)中的坏人。因为父亲头顶上有这个帽子,生产大队给全元出具的政审意见就好不到哪里,全元不被录取也就不稀奇。

一段时间,全元怎么也想不通:就算父亲是坏分子,做儿子的就必须来偿还债务?

十来天后,全元不再幻想能走进曾经魂牵梦绕的大学校园。他扛起锄头、担着篼箕,卷起裤腿、踩着田埂,开始了农民生活。

1983年农村实行分田到户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全元家承包的那几亩责任田虫害少、产量高,村民们纷纷向全元请教科学种田技术。

1990年全元将自家责任田“水改旱”,种起了蔬菜。一年下来,经济效益是种水稻时的三倍多。

1995年全元请来推土机,将蔬菜地整理成四个四四方方的水池子,搞起了水产养殖。他养青草鲤鲫,也养牛蛙螃蟹。一年下来,经济效益是种植蔬菜时的三倍多。

全元成了村里率先致富的少部分人,全元家盖起了村里第一幢三层楼楼房。

在楼房顶层,全元专设了一间书房。7个书架摆满了古今历史、人文艺术、农村实用技术方面的两千多册书籍。

现如今,62岁的全元最惬意的事情就是坐在书房里,手捧一本喜欢的书,细细品味、慢慢翻阅。

一只眼睛的民办老师

2016-02-22

只有一只好眼睛的全汇做了二十多年民办老师。

全汇不是生来只有一只好眼睛,七、八岁大时,村里孩子玩耍中,全汇不幸被其他孩子用树枝戳伤了左眼,医治不及时导致左眼完全失明。

初中毕业后的全汇,经生产小队和生产大队推荐,做了一名小学民办老师。

学校民办老师中,全汇不是学识最渊博的,却是最认真负责最勤勤恳恳的。

全汇老师对待学生一视同仁,不管你是亲戚的小孩,还是其它生产队的孩子,他同样呕心沥血、诲人不倦。

全汇老师管教学生,以严厉出名。一些刚发蒙的学生(一年级新生),听说是全汇老师带课,双腿似乎哆嗦起来。全汇老师严厉到什么程度?他教语文的话,今天的生字学生啥时候能念能写了,啥时候才可以背起书包回家。否则,全汇老师会在教室陪着你。

全汇老师带出来的班级,课堂纪律一流,学习自觉性好,考试成绩也是呱呱叫。

全汇老师成了多数村民心中的好老师,他们以自己的小孩能在全汇老师手下学习而感到放心。

四十岁那年,全汇赶上民办老师转公办老师考试。三年考试下来,全汇都是折戟而归。

四十三岁的全汇,不再是小学老师。回到家里,专心致志和妻子一起种起了自家责任田。田头地边,村民遇见全汇,依然热情地“全汇老师好”。在大家心中,全汇仍然是那个对孩子们有着满满爱心的小学老师。

业余电器修理工

2016-02-23

包祥爱好电子线路,自学了电器修理技术。工作之余,亲友和同事们一个电话,他便上门服务。小到电饭煲、微波炉,大到冰箱、电视、洗衣机、空调,包祥都能修理。除了原材料成本,他分文不取,还贴上往来车费。

包祥的大学专业是分析化学,象牙塔内他曾有过文学梦,在大学生学刊上发表过小说。拿到稿费后,和室友们找家小餐馆庆贺一番。

看到一篇报道说:中国做着文学梦的青年有千万之多,真正能靠稿费养活自己的只有那么几百上千号,包祥决然与文学梦挥了挥手。

刚毕业时,包祥在一家煤气公司从事实验室检验工作。实验室有气相色谱仪等高端仪器设备,偶尔出个故障很正常。坐等外国专家来修理,费时又费钱。包祥的电器修理技术派上了用场,几次帮公司化解了燃眉之急,还为公司节约了不少费用。

煤气公司并入天然气公司后,包祥被安排到工程部。工作性质上,工程部看似与实验室相去甚远,对包祥来说却有着某种相通——都离不开设备维修。

包祥买来土木工程方面专业书,闲暇时通过了驾照考试。煤气管道和设备施工到哪里,包祥就出现在哪里。水泥石沙怎样配比,他了如指掌。不同气温下混凝土的干固时间,他一清二楚。他负责的煤气管道工程,施工质量好、问题返修率低。

头戴安全帽,脚着反皮鞋,身穿施工服,包祥与工人们打成一片。“从盘古到瘪谷”、“信了你的ABO型邪”等市井用语,他听得懂也说得来。

无偿献血200次的李涛

2016-02-23

2016年猴年第一天上午,李涛坐在血液中心成分献血椅上捐献血小板,这是他第200次无偿献血了。

五年前,李涛就被媒体誉为“献血牛人”,那一年他完成了第100次无偿献血,那一年他的儿子降生了。

1998年李涛的母亲住院手术,输注了2000毫升血液后,转危为安、康复起来。那一年,国家献血制度从有偿过渡到无偿。

亲眼目睹了血液在挽救生命中的重要性,20岁的李涛开始加入到无偿献血队伍中。起初献血,李涛捐献的是全血,间隔期为半年一次。李涛觉得等待时间太长了,就选择了一个月一次的成分献血、捐献血小板,“我要捐献更多的血液,挽救更多的生命”。

李涛开着一间汽车配件店,那是他安生立命所在。除了开店经营,他的业余时间基本上贡献给了献血公益活动,要么是献血去了,要么去献血点做着招募宣传。

充满爱心的李涛,收获到了别样的爱情。他的爱人,就是冲着他这份爱心与他牵手相恋、步入婚姻殿堂的。婚礼上,新娘子这么评价新郎“他这么有爱心的人,怎么坏也坏不到哪里去。嫁给他,我踏实!”

一些没有献血经历的人,对无偿献血难免有些疑虑:“一年最多献血两次,一个人怎么可能已经献血100次、200次?”“无偿献血会不会感染疾病?”“无偿献血会不会对身体不好?”

在献血点上或举牌宣传,或散发宣传资料的李涛,伸手往自己胸脯上一拍:“你们看,我健康不?”有的行人在他感召下挽臂献血,拿到献血证时说了句:真如你所说,献血很简单、勇气一点点。

来自武汉的乡村女教师

2016-02-24

1960年到1984年,金梓老师在一所乡村小学任教,一干就是24年。

金梓老师来自大城市武汉。那一年,她和新婚不久的丈夫放弃城市工作和生活,携手来到数百里之外这个偏僻乡村。中专毕业的金梓在乡村小学教数学(那时叫算术),大学毕业的她丈夫在公社中学教历史和政治。

在那所乡村小学,金梓是唯一的公办老师。学生放学后,整个学校只有金梓老师那简陋的一间住房亮着灯光,那是她和丈夫在为学生批改着作业。

那时学生每周上课五天半。周六下午、周日白天,金梓老师有时会拿着锄头、扛着铁锹,在学校周边开荒种菜。有了小菜地,金梓和丈夫就不愁没有菜吃。金梓老师买来两只鹅仔,用菜叶喂食,鹅仔长大后,金梓老师家就有了鹅蛋。有鹅蛋有青菜的生活,金梓老师和丈夫很满足。

隔三差五,有老人上门来讨饭讨米。金梓老师要么将小锅里的米饭盛上一小碗,倒在老人的饭碗里。不在吃饭时间的话,金梓老师就从自家米袋里捧出米来,倒进老人的布袋中。一个月下来,金梓老师两口子的供应粮食一半贡献给了讨饭老人。

婚后十几年,金梓老师一直没有生育小孩。和丈夫商量后,金梓老师将乡村一名孤儿抱养过来,抚养到她上了大学。

离开武汉后,金梓老师再也没有回到过武汉。一来那时交通不便利,二来金梓老师心疼那往返的交通费用,每年年底在信件里总是对武汉的亲人说“明年争取回来”。

1984年,金梓老师腹部疼痛难忍,先是在公社卫生院检查,后被送往县人民医院住院,但为时已晚,金梓老师胃癌晚期了。

两个月后,金梓老师去世,按照她的遗愿她的骨灰被洒在了乡村小学前的绿荫树下。

中年随夫去广西

2016-02-26

1984年夏季季末,湖北省某县一中的胡英老师跟随夫君,前往广西山区一所初中任教。

胡英是文革前武汉大学生物系高材生,在校期间胡英与湖北大学(原武汉师范学院)政治系的王先生相识相恋。胡英来自湖北孝感,王先生来自广西山区,临近毕业,一对恋人面临艰难选择:要么考虑胡英,双双留在湖北工作,要么迁就王先生,两人前往广西就业。

权衡利弊、一番商量后,两人决定留在湖北工作,选择了离省城百公里外的一所县一中,胡英教生物、王先生教政治。

这所县一中有着悠长的办学历史,它创始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。日本鬼子全面侵华、占领该县城后,县一中一度成了日本鬼子战时指挥所。1945年日本鬼子投降后,师生们纷纷回迁,继续开展教学。

刚到县一中报到,稚气未卜的胡英老师和王先生就被学校雄厚的师资队伍震惊了:这所中学聚集了一批文革前毕业的名牌大学毕业生,有复旦大学数学系毕业的,有西北大学政治系毕业的,有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的,有华中师范大学物理系毕业的,有成都体育学院武术专业毕业的......

胡英老师执教的前十年,生物课在中学还不是主干课程。她没有气馁,认认真真备课、认认真真教书。1982年开始,生物逐步进入高考总分范围,1984年分值达到50分。

750总分中,50分只占1/15权重,但对于高分学生竞争名牌大学,依然显得关键。胡英老师二十年摸索、积累出的教学方法起了作用,她任教的班级学生生物高考分数平均在40分/50分,成为学校教学中的亮点。

1984年胡英老师和先生步入中年,远在千公里外的公公婆婆渐渐体弱多病,胡英老师年初开始萌生了到广西工作、照顾公婆的念头。双双调动不是件容易事情,几经周折后,一所初中愿意同时接收胡英老师俩,前提是胡英改教化学。

1984年8月,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学子们,准备向胡英老师报喜时,胡英老师带着捆扎好的书籍,已经远赴广西报到去了。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平凡的人(系列三)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平凡的人(系列五)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华新的凤凰网博客

华新,男,接受过化学、经济学、医学教育,有乡村、城市生活阅历。到过西藏、新疆,蓝天白云是我所向往。 本人博文都是原创,如果转载,请注明作者和出处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